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069888.com香港马会开奖直播 > 正文
他跟拍离婚18年的父母杀入影展看哭无数男女
更新时间:2019-09-10

  498888开马,这是谭振邦第一次入围first电影节,也是他第一次入围大型电影节,一切都是新鲜的。

  入围名单公布当天晚上,他从8点等到了12点,却始终没等到官方确认邮件。凌晨,电影节官方微博发出了一个长图文,从头往后翻始终没查到,一直拉到底,终于看到了:《夫妻不是同林鸟》入围FIRST纪录片单元。他高兴得跳起来,这正好是他30岁生日的前两天。

  被拒对于谭振邦来讲并不是件稀罕事。从2013年接触电影开始,他每年都会拍一部片子并投放到各大电影节,6年投了20多个却无一入围,“这不前两天我还收到威尼斯电影节的拒信,说什么‘抱歉地通知你怎么怎么的’”。

  从小出生长大于辽宁省丹东市,谭振邦是个典型的东北汉子,北漂的6年时间都没能改变他一口地道的东北腔。在FIRST采访时,他一开口整个摄制组都笑了。形容之前上班的时候拍腻了美食节目,“就那点套路,咔咔地美食冒烟,你就大逆光整就行了”;说起给青年导演的建议,“千万不能急,你说我拍了6年,今年我30岁了才拍出这么一个玩意儿来。”

  谭振邦十分草根,他的创作充满了生命力。作为一个新人纪录片导演,他毫不掩饰自己想被更多人看到的心思。

  一条在FIRST结束后的一个多月里,已经陆陆续续地播出了王传君、翟义祥等几个获奖作品的访谈,两周之前突然收到谭振邦的微信,“我的片子还播吗?我看前面全是大咖啊。”听说过两天就能播出之后,他十分激动:“哇!那太棒了!!谢谢你们! ”

  这部片子是一部非常私人的家庭影像,讲述谭振邦父母的二次婚姻。他自己形容这部片子是“取巧”完成的,因为大量利用了父亲90年代拍摄的家庭录像带,只用了过年回家的7天时间,用手机完成了全部拍摄。“其实现在坐在这里采访的应该是我父亲,不应该是我。”

  影片豆瓣目前6.5分,151个人评分,418个想看。“这个分数跟我预期差不多,但我没能想到放映现场观众的反响那么好,每场都有5、6次掌声,大家看完都是很开心的状态,希望这部片子能引起大家的共鸣。”

  《夫妻不是同林鸟》是反映我父母二次婚姻的片子。我想表达的是离婚并不可怕,二次婚姻依然可以拥有幸福。

  片尾我写了一首小诗:“夫妻不是同林鸟,人兽有别君莫忘;大难来临勿自飞,一唱一和过一生。”夫妻本是同林鸟吗?我妈不太同意,人和动物是不一样的,怎么能相提并论?

  今年过年2月9号左右,我回了趟丹东,花了7天时间,用我的iPhoneX拍了这个纪录片,买灯花了两三千吧,拍摄制作成本几乎为0。

  实际上就是跟拍我父母一天的生活流程,他们每天做什么、兴趣爱好,我父亲他爱跳舞,也喜欢发明,当然还是以采访为主,还有我母亲和她男朋友的日常。

  去年年底,我妈突然告诉我她要结婚了,我挺惊讶的,那种感觉你知道吗?平时跟她联系不多,这一下子感觉要失去她了,挺难受的。

  当时正好是《四个春天》上映那阵儿,我看到豆瓣评论上有一条写着“为啥没人拍城市里的父母婚姻?”我被那句话点醒了,我知道我爸有那些复古录像带,正好可以利用来完成这个一个片子。

  去年也正值明星离婚率飙升,突然大家都宣布离婚,我当时公司有个女孩受影响说自己再也不想结婚了。

  其实我拍这部片子就像反映一个观念:离婚不是世界末日,不适合的话没必要将就,勉强在一起可能会受到更多伤害,初次婚姻的时候人都比较年轻,对爱情和家庭懵懵懂懂,实际上二次婚姻依旧可以拥有幸福。

  我1989年出生在辽宁省丹东市,是中国最大的边境城市,紧靠朝鲜。我爸妈当时是国家电网的职工,事业单位,生活特别安逸,福利待遇也高,我还记得当时过节的时候他们单位发的大虾,有手掌那么大,还有江里的螃蟹,导致我直到现在也不太爱吃螃蟹,吃伤了。

  从小我生活在这样物质条件丰富的中产家庭。直到我初中毕业,我父母的婚姻都很幸福美满。

  我爸在当时我们镇上小有名气,又会跳舞,又会打拳击,还练健美,没事儿还拍点片子。回看当时的录像带,有点摇滚朋克风。我爸当时喜欢史泰龙,还特意留了一个一样的发型。他特别受我们镇上小姑娘喜欢,他跟我说他有20几个女朋友;我妈也特别漂亮,90年代的时候流行港风,打扮特别时髦,两个人可以说是郎才女貌。

  初三那年,突然有一天他们跟我说要开家庭会议,我心想,这什么情况?当天晚上在家庭会议上我爸和我妈就吵了起来,我妈提出离婚,那是第一次我知道他们俩婚姻有问题。那次之后过了一年,他俩就离婚了。

  我14岁在法庭上,法官问我你跟父亲还是跟母亲?现在来看我都觉得很残忍,这不能让我去做决定,难道不应该是法官来做决定的事情吗?我当时脾气挺倔的,想说谁提出离婚,我就不跟谁。我就被判给了我爸,后来一直跟爷爷在一起生活。其实当初我就是不希望他们离婚。

  离婚对我的影响是巨大的,甚至造成了我当时的人格分裂,怎么这么亲近的人都会背叛我?他们什么暗示也没给,突然就离婚了,我当时就觉得是一种欺骗,一种背叛,现在想想是挺幼稚的想法,因为有些大人的事情嘛,小孩子理解不了。

  高中毕业后我没上大学,去当了兵,那时候我才第一次知道事情真相。我爸当时在事业单位干不下去了,上班不是让他快乐的事。“当时像驴推磨一样,每天就是上班、下班、吃饭,我当时都要爆炸了。”我爸这么说,然后就在单位包了一个客车,“我本以为和你妈能安安稳稳过一辈子,结果客车这个职业改变了我的生活,艳遇不断。人心就变了,再也不能回到从前了。”

  他们离婚之后,我很多年一直恨我父亲,我觉得是父亲造成了家庭的破裂,你想他在我还没成年跑去南方创业,实际上就是跟他的情妇小三儿跑去深圳生活了五年,好像当时带的20多万全花光了,后来又回到了丹东。他还骗我是我母亲先出轨,所以我还刻意疏远了我母亲,当时我母亲的痛苦我也想象不到。

  我妈在我采访镜头前坦言,最开始十七八岁的时候,是被我爸的吃苦耐劳和热爱运动吸引了,只看了表面,但没深入了解个性。经过几年的生活和了解,才发现并不合适。

  这么多年我对我爸一直没有解开心结,但在拍摄这部片子的时候,看到了他面对镜头的坦诚;也问了母亲对我父亲的看法;再加上我自己年龄到了,终于能理解他们当年的做法了。

  “回头想一想,都是美好的回忆。”我爸谈起那段时光,“最后这个婚姻崩溃了,也不是因为我一个人崩溃的。吵架当天我跟你妈说,等孩子高中毕业再讲这个事儿,但也隐瞒不了了。现在想想后不后悔?这没法后悔,生活没法回头。”

  “回想起来为什么能够流泪,因为我认为很多生活还是美好的。很多人认为眼泪是痛苦,不是的,眼泪不是痛苦,眼泪是感触、回忆和感动。”

  “不理智地处理婚姻的人结果都不是很好的,我是跟自己的过去和生活,做了一次和解。”

  我爸1991、1992年左右开始拍他的片子,当时他在电厂上班,业余生活乏味,时间又很多,就想找个乐子,于是利用周六周日空闲时间筹备拍电影,把存的钱全都花到了拍片上,就是我片子里提到的《篝火拳赛》,按现在来看也就算是个家庭影像的纪录片。但在当时,怎么想都很超前了。

  当年的片子在丹东旁边的太平湾镇取了景,隔着鸭绿江就能看到对岸的朝鲜,附近有个地方叫“一步跨”,意思是一步就可以跨到朝鲜。拍完片子之后的这十几年里我爸从来没回去过,他觉得那地方是个伤心之地,怕触景生情。

  过年的时候,他提议想回去走走,也想看看现在和过去的对比。整个镇子已经很破败、荒凉。在我们开车去往太平湾镇的路上,我爸又一次讲起我小时候就常听到的朝鲜女人的故事,印象十分深刻。

  九几年的时候,朝鲜的人经常拿一些破铜烂铁来换中国的一点干粮,一个朝鲜女人为了生存顺着鸭绿江游到丹东,用发生性关系换取了当天的食物,后来两个人生活了一段时间,最后女人还是被抓回朝鲜,被判了叛国罪,结局是被吊在电线杆上击毙了……

  其实把这个故事放在片中,还占了很大的篇幅,我主要想作一个对比:当时的一些中国夫妻离婚或者感情破裂的伤痛其实不算什么,在那之外,还有更悲惨的人在经历更痛苦的事情。

  2010年我爸从深圳回到丹东之后就一直处于无业状态,搞他的发明——人类首款无纸化马桶、倒立器、电动汽车防晒棚......

  他是个非常天马行空的人,也非常固执。发明到癫狂到痴迷的状态,他上过发明秀节目,但也没有什么效果。这次我想让他来影展看看,他说不想来,像小孩一样,越让他干什么,他越不去干,只有我妈和他男朋友来了。

  王海霞是他现任妻子,之前亲戚介绍认识的,就在一起了,到现在已经7、8年时间了。我爸也知道自己现在没有年轻时那种魅力了,年龄也大了,再去撩妹也撩不动了。王海霞也到了结婚年龄。他们性格上挺聊得来的,私下相处的气氛挺好的。

  我妈离婚后单身了好几年,也断断续续处过几个男朋友。现在要结婚这个是打网球认识的,是个大学老师,到现在在一起3年多了。

  拍摄的时候是我第一次跟他接触见面,之前我根本不知道这个人的存在,第一眼见面就觉得这人挺帅,我拍这部片子的一部分原因是想考察考察我妈这个男朋友。

  过年的时候是我妈和他男朋友第一次“回娘家”,全程我都在观察这男的对我母亲怎么样,很多细节在做后期的时候我就能注意得到。

  今年是我来北京第6年了,每年过年都会回家跟我妈过年,我爸有时候还问我为啥不跟他过,我还真没想过,可能明年年夜饭会跟他吃吧。

  我父母离婚这18年来从没见过面,离婚对他们的伤害挺深的,可能他们60后离婚之后没有见面的习惯。我去两家的时候他们偶尔会问,“你爸怎么样?”“你妈还好吗?”这样,实际上多多少少是在意的。

  我想用这部片子让他们了解对方的生活现状,他们都不知道现在对方在一起生活的是什么样的人、过着怎样的日子。他们看到的话可能会很欣慰吧,对方都很幸福。

  多多少少受到了他们的影响,我不太相信婚姻。我觉得婚姻不可能给人带来所谓的一个长久性,只是社会为了稳定而制造这么一个契约而已。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,在对我父亲的采访,还有对我母亲了解后,觉得结婚还是必须经历的一个过程,不管结果怎么样。

  我也不太会相信天长地久,我觉得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,“天长地久”这个东西就不应该说出来。可能小时候会说“我跟你一生一世永远在一起”,现在不会了,永远不太现实,但是一定往好的方向走。

  这个片子实际上是我父母给我的,我的功劳很小。是我身边最亲近人的故事,好在我父亲当年留了一些素材。一个好的纪录片,我坚信最重要的是人物足够有魅力,要真诚、敢于说出自己的想法,我父亲就是这样一个人,我算是延续了我父亲的电影梦。

  爸妈离婚之后我正好中考,我没考上高中,就去当兵了,我妈让我当兵回来接他们的班。当兵过程中我的想法就有变化了,如果我还像他们一样进到他们单位,我可能会重蹈他们的覆辙,结婚、离婚。于是复员之后我就离开了家,去了北京。那是我第一次去北京,视野完全不一样了,原来大城市是这样,有点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。

  在北京我去了北京传媒大学一个公私合营的进修班学了影视编导,成人教育,一年一期。我当时的同学都是跟我一样年轻时有个电影梦,年纪大了之后来圆这个梦的,大部分都有其他职业,有干餐饮行业的,还有二三线歌手。之前FIRST拿奖的《心迷宫》导演忻钰坤曾经给我们上过课。

  课程结束后我就在所谓影视圈混了六七年,也确实在那段时间学到了很多,包括后期剪辑的技巧。

  年初我辞职了,FIRST有截止日期,我必须在这之前剪完。我就赶紧辞职了,开始剪片。

  我想,入围一次电影节,这可能是所有导演的梦想吧。在此之前,我用手机拍了一部比较试验性的剧情片,也投了很多电影节,收到了很多拒信。但每年我都会拍一个片子,无论好坏去参加比赛,到今年为止6年了。

  所以对于跟我一样想拍片的年轻人,我有几个建议:首先辞职要有一定的积蓄,最起码几个月、半年不上班可以支撑你的生活费;其次是做导演这件事千万不能急,不是看几本书、跟谁谈几句话就能做到的,我觉得是需要有时间的沉淀。

  今后的规划我也没想好,其实还是想找工作。片子完成之后我还去一个国企应聘了一个职位,他们不要我,因为我高中没毕业,还有个面试官一个问题把我问蒙了,“你懂啥是纪录片吗?”他说让我回去多读点书再来,我挺生气的,我就入围电影节给你看看。

  无论接下来是上班还是自由职业,我还是每年都会拍片,利用所有条件把它拍出来,这是我会坚持的事情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